When Liability Turn Into Asset

如果愧疚和自责有质量,那我的愧疚心可以丢死一只大象。

开工两个星期了,和预期的完全不一样,只是忙一些 office work,忙到连第一天上司交代我看得资料都没时间看完。而我上司也忙到没时间检查我进展。很难想象复印文件和修改文件会做到要加班,是我动作太慢还是什么的。 今天上司还和我说,每天加班一小时半还不过是开始而已,日后加班可不止。

忙和加班还不是件难受的事情。不过是少读点小说,少看电视而已。要命的是我很白目。以前在学校写报告,向来都是重内容和轻格式。只要有分段,alignment 工整,通常就过关了。留下的后遗症就是我修改的文件被上司退回不下十多次。原因往往都是一些很细节的编排问题。犯下的错误越白痴,我就会越内疚。有时候明明没问题了,结果转到上司的上司手中时,又会给他大刀阔斧下笔乱画一番。看着部门职位结构,在我之上共有五位老板。天见可怜,同样的程序我需要走五次?他们的职位还一个比一个吓人的说。

紧张、愧疚、匆忙加在一起发酵,最后变成什么。工作那么辛苦,为什么还是有满足感?紧张、愧疚、匆忙加在一起发酵,最后变成满足?

当我把领薪日当成每个月的第一天
当我习惯用疲累和血汗来衡量每一分钱的价值
当我每天早上刷牙后不再忘记剃胡须

那个时候,我一定会习惯这样的生活了吧?

 

Posted in 生活 | Leave a comment

709 我赏到得不是花

很少人知道,709 除了有 BERSIH 净选盟的集会,在 Putrajaya 还有花展。不知道政府是否意识到,他们越打压 BERSIH,BERSIH 就越出名。

我的艺术素养几乎是零。看到用花布置成的艺术品,感觉是美,但我相信我看不出奥秘之处。临时恶补已然不及,只好慢慢逛,尽量欣赏。 逛到盆景摊,看了几个很有 feel 的香松。摊主说:“盆栽是错误用词,日本人学了中国文化,连名字却写错。盆景,盆中景色。盆栽,盆中的植物,随便拿竹插下去也算盆栽。”

今天重点不是赏花,而是最近发生的三件事。憋了许久,无处下笔,今天就写出来吧。

第一件

我很少到布城,因为里面的路九曲十三弯。无可否认的是,那边风景优美建筑雄伟,就算迷路了,能够心平气和地边找路边欣赏风景,也是不错的。很多同学也和我说布城很美。我并非不解风情之人,只是有时候我会让理智破坏浪漫,算是缺点之一。布城一看就知道,建城费用恐怕不菲,尤其是那人工湖。布城是什么?政府行政区,不是旅游重点,却搞到皇城似的。4 条跑道的路上车不过小猫两三只,而我们每日使用的联邦大道就屡屡塞车。布城,华而不实。

第二件

归途中,遇到警察摆设路障。把三条报道档成剩下一条,严重塞车。警察还进行仔细搜查。我纳闷了。此路非 709 净选盟集会路线,为何还要设下路障?今日警察屡屡干扰人民作息,还给出一堆借口。我们一家没穿黄衣,没佩戴净选盟徽章,却也被叫到一旁检查。过了路障,仿佛轻舟已过万重山,一路通行无阻。

第三件

上个星期,我姨丈行车时忽然暴毙。全家听到此厄讯的反应就不赘述。所有近亲中只有我一家在吉隆坡,于是父母连忙赶到警局了解情况。 父母回家时说,姨丈身无分文,钱包、电脑、智能电话,连鞋子都没了。姨丈的电脑锁在后车厢,没锁匙开不了。盗走死者身边之物,有可能是宵小之辈。可是鞋子和锁在车厢的电脑?普通人敢接近尸体,钻到死者脚下偷鞋?普通人敢拿掉锁匙,到车后光明正大地拿走电脑?事后我们到警局看姨丈的车,收音机和CD播放机也不见了。我只能说小偷是见惯尸体又能光明正大接近死者的人。究竟是谁,请用你们的想象力。

今日发生的三件事,我不禁想者到底是怎样的国家。

Posted in 生活 | 1 Comment

药材腌制咸猪手,卖RM10,先到先得

没错!万中无一,用了十几种药材和 Manuka 蜜糖腌制了三天三夜的药材咸猪手。本店独家配制药味和蜜糖经过结合高科技和传统古法的手法腌制,已经渗入猪手脂肪,不管是炖、焖、炒、煎,包你吃了回味无穷,可谓爆浆咸猪手。即使不拿来吃,单单放在冰箱,不出三刻,冰箱里就会散出阵阵药香,具有洗涤冰箱空气的作用。

此肉因本店开张大促销,只卖RM10!!

欲网上订购,请浏览:http://www.ebay.com/xianzhushou

以下是咸猪手的 sample:

手背黄黄的,就是本店特制的药材配料

其实事情是这样的。上个星期一我和朋友参观鸵鸟园。工作人员介绍鸵鸟的种种后,接下来的项目就是骑鸵鸟。鸵鸟是种很温驯的鸟类。尤其是当它带上眼罩的时候,只会随着工作人员的指示慢慢走。工作人员说如果在这情况下还有人从鸵鸟背上跌下来,那那个人的智商大概和鸵鸟差不了多少。我骑了一会儿,感觉还不错。 接下来工作人员问谁要试看赛鸵鸟时,我跃跃欲试。当时,我觉得骑鸵鸟应该不会是很难的事情。工作人员很慎重地说,出了事情,他们一概不负责。赛鸵鸟中,鸵鸟是没带眼罩的。而骑没带眼罩和带眼罩的鸵鸟,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次档的事。 由于鸵鸟很笨,赛鸵鸟胜负通常都是由骑士的素质来决定。骑士平衡感要捉得很好,还有指挥鸵鸟。否则,骑士不是给摔就是鸵鸟带着骑士横冲直撞。

OK。我承认说那么多废话其实是为了掩饰我的无能。 听了工作人员的讲解后,我骑上了鸵鸟。开跑没多久后,开始感到我跟不上鸵鸟的节奏,平衡感失调,身子左倾。接着就一阵天昏地转。丝毫没有古人翻身下马的豪迈,我左手着地,滚着到栏杆旁。

死鸵鸟

结果,就这样咯……

咸猪手

Posted in 生活 | 1 Comment

人肉搜索的威力

我虽然是个网虫,但是一直和人肉搜索无缘。每次都是从报章看到某某人被人肉搜索,而从未感受过其效率。

今天下午,伟杰 share 了一段某学校几位女生欺负另个女生的短片。不一会儿,FB wall 就布满大呼人肉搜索的人。本来我还以为要几天后才能找到。哪知道,不到半天,网民就把真凶身份公告天下。效率之快,闻所未闻。

Posted in 生活 | Leave a comment

你们还是说中文吧……

话说我今天去职业展。前往 Mid Valley 的巴士上遇到两位女生。当时似乎是 Touch N’ Go 的感应器出了问题,扫描不到她们手中的 Touch N’ Go 卡。硬体设备看起来很炫,但是实际实行起来却三月一故障,在马来西亚是司空见惯。于是,巴士司机要他们付钱买票。不巧,她们没零钱。

当时,刚上巴士的我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。其中一位女生就看着我说:“Changes?” 由于不习惯她的腔调,我一时会意不来。我所居住的地区,有许多韩国人。所以当我听到黄种人用非美、英、澳或马来西亚腔调说英文时,潜意识都会把他当作韩国人。她们拿十块和我换,可我也没那么多零钱。她转头和另一个女生说:“他也没零钱,怎办?”

原来是中国人啊?

接着,对话媒介语从英文转成中文。Rapid KL 的巴士司机很没有耐性,我就先借她们钱买票。

职业展里也有个升学区。我走到台湾那排,本想随意看看。结果负责人热情地用英文和我解说。我实在听不惯台湾腔的英语,而我本身的英文也不好。其实用中文沟通我反而比较自在。

对于,各位来到马来西亚的中国人,遇到马来西亚华人时,你们还是说中文吧……

Posted in 生活 | 2 Comments

适耕庄,价值连城的美丽。

祖仪说《杀手,价值连城的幸福》让她很失望。我却觉得还不错。难道是因为我和故事里的杀手阿乐一样 S.A.D(Single, Available and Desperate)?虽然我一直捍卫‘我不 Desperate’的立场,可是读《杀手,价值连城的幸福》当儿,竟感到同病相怜。所以就是说,我在每日只和报告与考试打交道的枯燥生活当中,已经慢慢 Desperate?

绝对不是!

(希望不是……)

(我不是……)

我就算是宅男,也是会策划活动、往外跑的宅男啊!证据之一就是我昨天才去适耕庄当阳光宅男。昨天回到家,看到稍微晒黑的自己,有一种成就感。蓝天白云、绿油油的稻田以及充满海咸味的渔村,单单是吹着风看风景,已经很暇逸了。

渔村

 

渔村的尽头,是间船厂。

我觉得我拍到最好看的照片

 

这张也不错!

还有最后一张。

 

傻婆

除了拍了很多风景照之外,唯一的收获是诱惑。美琪玩 Xperia,亿佩玩DSLR,祖仪最变态玩 Iphone,微博和QQ。受到朋友的诱惑,回来之后我兴起买Iphone、 Xperia、 玩微博、玩QQ、DSLR等念头。果然是:损友,价值连城的诱惑。

Posted in 生活 | 3 Comments

谢谢大家!彩虹帮万岁。

其实想写这篇部落格很久了,无奈电脑有问题,把相片从相机移到电脑很不方便。一直到昨天,我才想到了解决方法。

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聚餐。那天考完试后也是吃晚餐的时间,也就没想太多。没想到,你们会帮我庆生。谢谢晓怡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功夫准备了那份礼物。你很有心思!!

当然还少不了大家的祝福。

谢谢大家的祝福,尤其是熬夜牺牲温习时间帮我准备礼物的晓怡,谢谢!!!

Posted in 生活 | Leave a comment